【她,我的女神】(04)作者:恺子   人妻小说 
字数:4189


               (4)他

  「他变态。」听到这话,一惊。

  自己知道变态的一般意义。但,为什么?她,对自己来说自从第一眼,到现在,希望把她捧在手里的感觉,为什么要对她………慢慢的把手伸过去,轻轻的放在她左手上给一点安慰。她低头紧握住,默默不语,一动不动。寂静的只听见屋外的声音。她,抬起右手,一股脑,一口喝掉了剩下的啤酒。一仰头,发丝披散在脑后,一股清香正好随着空调风机吹拂下,飘到这边。

  她,双眸款动对着这边,微微苦笑着,「不好意思,吓你一跳。」

  「哪有,」停了一秒,柔声对她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和我谈谈他,或许会感觉好一些。」听了这话,她眼里猛然露着一丝怒意,慢慢又转为平静。转过手,「啪」的一声,把空啤酒罐磕在了桌面。随即觉得有些失态,又轻轻把酒罐放稳在桌上。

  缓缓说:「或许你说的对,我是该找一个人倾诉。」

  锁住的双眉半开,她用手撩开挡在眼前的一束刘海,顺着脸庞挂在了耳后。食指在空中划动,向后撩发的姿态,就像一幅动态的画一样。

  只是手指有些颤抖。

  她转过脸,半抬双眸,薇熏醉意,红晕比刚才更深,匀称的抹在她的脸颊,让卸妆后的她更显妩媚。

  「我们复旦大学相识,他是来留学的美国人。」她,突然开口。

  「美国人!」自己怎么会对这点更加惊讶?自己也不知道。

  随即,她的呼吸稍显急促,停下话息,看了一眼这边的脸。「是的,是美国人。」她短促的「呵」了一声。把左手从下面抽出,温柔的抓住这边原本平抚她的手,放在了她自己膝盖上。

  「他是交换留学生,来上海短期留学。再一次学校晚会上认识的。当时,正在做去日本留学的准备,闲着没事,也去参加。我们在晚会上互相一见钟情。那时,什么都一番风顺,对什么丢新鲜,两人不就就成为恋人。可是他,」

  听见她说着又停下了,知道她内心起伏,一定在回忆痛苦的往事,便伸出双手紧握住她的双手。「别说了,我知道变态是什么意思。尤其恋人间的那种。」
  听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你怎么会知道?」

  「啊,经常在网上随便浏览,没,怎么说呢,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马上又说,「这个比喻很糟糕,我知道。我想说,大概知道,你不用做痛苦的回忆。」
  刚说完,就见她一行泪随即滚落。突然间抱了过来,伏在身上,哭诉起来「他一开始并没什么特别,可不久就用各种各样的性器具,一定要在做爱的时候用到。一开始只是按摩器,乳贴,刚……什么都用,最后还要把我绑起来做。只要在一起,他就想做,几个小时的做。你知道吗,做爱是很美好的事情,但是那太恐怖了!每次做完,都要我给他,给他,给他舔……肛门……」她两手撑开,捂在自己的脸上,「太恶心了!」

  自己只能靠过去,两手在她的后面不知所措搁在椅背,被她哭得也觉可怜,伤心。慢慢的收拢双臂,一上一下的抱住她的背和腰。

  她的身体非常的柔软,纤细的上身,似乎一抱就能抱起,搂在怀里。她的身材并不矮,1米65左右,但上半身真的娇小,轻柔。看她哭得越发厉害,便更用力的抱紧她,挤压她的双胸抵在自己的胸口,自己竟不由得「哎」了一声。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它们的悸动和温柔。一时忘记了她的哭声,只顾着紧紧地抱着。
  「他还让我穿上各种暴露的衣服,一开始是学生装,职业装,都是超短裙,不出内裤只穿袜子,后来越来越变态,买了像皮带做成的内衣让我穿。最初,只是在公寓的阳台上露天做爱,逐渐白天也要开着窗,发展到白天穿着雨衣,在露台上在雨中做爱。最后上课,外出都要穿着暴露。一回家就变本加厉的做爱。一刻不停,简直像一台性爱机器。」

  她想抬起,却被我箍的太紧,没法动。害羞道,「你,抱的轻一点。」
  「哦。」连忙松开双臂。拿过桌上的纸巾想给她擦干眼泪。

  「谢谢。」她哽咽着说:「他不光帮我,一帮就几个小时,甚至一晚。不停的做爱,那段时间,我简直觉得自己就是台做爱机器。」她挺直上身,双手按在这边双臂上。任凭眼泪流下。

  「直到,直到他有一次要把整整一升甘油灌倒我的肚子里。」她把双手疯狂的张开,朝向这边,「直接用管子插到我……,我双手被他绑在后面,眼睛被蒙着,嘴巴被堵着,听着耳机里的黄色电影的片段,男欢女爱做爱的声音,根本不知道他接下来想做什么。正做爱到一半,突然被他用软管一样的插到屁股里,我拼命挣扎,想叫救命,但还是被他灌满甘油。他,还用肛塞堵住,用皮带抽打我的屁股,把滚烫的蜡烛油滴在我身上……简直是禽兽!」

  刚把她一边手指轻轻的捏在手里,想给她擦干眼泪。她突然一抬头,怒目圆睁:「我恨他,感觉他把我一生给毁了!那一刻真想把他杀了!啊!」

  只能看着她疯狂的哭泣和叫喊,不停的给她擦眼泪。她停了一刻,随即又趴在肩头大哭开了,喊着:「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不可能知道!那,太可怕了!」
  呜咽中,她缓缓又说:「可是,我离不开他。」

  听了这话,一愣。为什么?

  「我觉得他的确可恨,但,感觉他有病,真的,感觉他的心灵中,曾经被谁狠狠的伤害过。所以,我想帮他。帮他走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真有点哭笑不得。这样的人,还怎么帮?还值得帮吗?
  自己心中满是疑虑。帮她擦干满脸的眼泪。看着可爱,可怜地哭着,轻抖的肉唇,令人忍不住想要去亲吻她,呵护她,捧起她的冲动。

  「你怎么可能帮到他!」有点埋怨的说给她听,一边擦干滢出眼眶的最后一丝泪水。

  「能,我帮他出来了。」她意外的认真起来。「最后,我帮他改掉了这些毛病,就在我去日本前夕。」

  长大嘴,看着他,觉得她真的实诚的可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最后在我去日本前夕回了美国,走之前,他向我忏悔,道歉,恳求我等他回来。他走之前已经两周没有碰我了,只是吻我,捧着我的脸。他说回国后,马上去接受心理治疗。我知道美国这方面医疗很先进。我们都觉得他回去后能够治疗好。」说到这,她又回复了平静。

  「他的确去治疗了,回国后他告诉我,他找了好几家心理咨询,心理健康治疗的医院,医生。情况好转后还去日本看过我一次。后来他来中国发展,开了好几家软件公司,听说做的很好,让我回国和他结婚。并说是为了我才决定来中国发展的。」她,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盈盈泪光又泛在了眼眶中,「可是,他并没被医好!反而比之前,更夸张!」

  紧接着有点西斯底里的浑身发抖,吼道:「竟然要我和几个陌生人一起!我真后悔让他回了美国,这个变态的国家,变态的民族,道貌岸然。回国前,我已经让他回到了正常状态,我们在各自离开上海前还正常的做爱了一次,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可是现在,都变了,变得太夸张了!我没法接受,简直是禽兽!」
  她,不停地说,吼叫,停不下来。只能抱紧她,抚摸她的背,安慰她。就像在安慰一个孩子,一个妹妹。自己也有一个妹妹,小时候就带着她,抱她,哄她。
  「你知道吗?你听说过这种变态吗?刚才那和他一起的两个人,他们,他们!他竟然再一次蒙住我眼睛后让他们两一起参与到做爱中。我惊觉后,竟然被他们一前一后夹着,动弹不得,而他,却在一边沙发上看着我们笑!他,竟然在笑!疯了?!真的是疯了!我也快疯了!……」她还述说,停不下来。

  「别说了,我明白,不,我也不明白,但,你别再想了。是我不好让你回忆过去。现在好了,不用再回忆了。我会帮你离开他,离开这种生活。那怕,那怕付出我的生命!」听到这些,她,突然停止了西斯底里,双手不再挣扎,两眼中最后的泪珠,滴滴滚落。

  她,慢慢从椅子上移到这边大腿上,轻轻的坐下,略有点佝偻的拱起背,双手捧在这边的脸上,凑近四目相对。她的哈气中有一丝金属味道,有点异样的香气,第二次这么近看着她,满眼都是她。是她哭红的眼睛,两条泪痕。是她眼中的自己,试图在她绝望的深邃的眼中给一点暖意。

  「哦,不,你怎么可能。」她擦了擦眼睛和脸,一手捧着一边脸,一手撩开她的刘海,又试图挂在耳后。然后又抚摸这边的脸,摸着眉毛,脸颊,「你不可能,不是说你的能力。而是,他不是一个轻易能改变的人。今天把他约出来,希望在公共场合正式告诉他不要再纠缠我。这是我和他认识后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我想告诉他,一切都结束了。可是他,」

  「他打你了?」问到。

  她思考了片刻,挂着一丝冷笑说:「那倒好了。不,他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冷冷的说,他不会放弃,不会让我逃走。反复就是这么句话。说的一次比一次冷酷,让我不寒而栗。」

  「你这有烟吗?」她冷不防这么问道。

  「没有,我不抽烟」的确不抽烟,雾霾天还抽烟简直是虐待自己。所以,早就戒烟了。

  「哦,我也并不抽烟,只是有点冷,或许抽烟会感觉热一点。」她勉强咧开嘴,想要轻松的笑笑。

  「抽烟并不会让你感觉热乎,事实上,除了呛人的烟味,你什么也感觉不到。」这么向她说明,也想换一个话题。「我抽过烟……」

  「那就抱紧我。」她没接话题,两腿在地上一蹬,把身子更加靠拢这边,双臂紧紧环住脖子,下巴用力地靠在肩膀上,秀发直扑在脸上。

  身子真的很轻,不停的微微颤抖,眼睛越过她的秀发,隐隐能看下面露出的一条抓痕,艳红的在她白嫩的脖颈下面的背上。不由得更加可怜她,抱越发想要抱紧她。真难想象有人会欺负这么柔弱的女孩,这么需要安慰的女孩。如果这不是变态,那这世界上真的没有变态了。为什么?自己还在想这个问题。

  她骑在大腿上,也靠得更拢,自己不争气的有点蠢蠢欲动,她却靠得更紧,抱得更紧。

  「他叫什么名字?」自己终于问她这个问题。

  她稍稍松开双臂,似乎想要起身,终又趴在肩膀,转过脸,轻轻在耳边回答道:「马斯克。艾伦?马斯克!」

  自己不觉一惊,皱着眉头有点急切地问道:「是那个艾伦?马斯克?」
  「是的,就是那个马斯克。」她根本无所谓我的惊愕。似乎习惯了。只是把脸贴在了这边的脸上。

  「我叫什么?」她这次抬起了身,奇怪的看着这边。「你叫什么?」

  「对,我叫什么名字?」认真,且温柔的再次问她。

  她扑哧一笑,「你,叫,刘跃呀。」

  「对,我叫刘跃。」自己也轻松的笑了笑,「那,请你现在叫我的名字。」
  「刘跃。」她说的很短促,也很动听。

  「请你再叫一次。」

  「刘跃。」接着,她又叫了一次:「刘跃」又一次,「刘跃。」

  一次说的比一次慢,却一次比一次温柔,动听。

  「我爱你,我会保护你。」这句话终于脱口而出,似乎是屌丝的自己唯一能够有勇气做的事情。

  她猛然再次趴在这边肩头,沉默了几秒,突然转过脸,吻了脖子,脸,最后两人吻在了一起。缓慢的,温柔的,深深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