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他学生会长】(03-04)【作者:海狮 (sealion1624)】   另类小说 
字数:5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放学

  我朝运动场后方那两人走去。

  之后我对这个决定非常后悔。

  还没走到那里我就注意到,其中那位揹着长布袋的眼熟的人果然是她。而对方也发现我了。

  「漆原同学,你怎么还在这里?」我向熟悉的人搭话。

  漆原丽。跟我同年级,她属於剑道社,长布袋里头装的是竹刀,虽然体育成绩优秀但经常违反校规,是学校的问题人物。在学校里好像都传说她是身为学生会长的我的死对头,但我只是对她的行为很头痛而已。

  「啧!音羽绫…」她明显的对我表示厌烦。

  「你该多注意你的态度。」我对她摇了摇头。

  我看向另一个人。

  「你是…一年级的?」

  「是…是的!会长大人!」这位学妹像做错事的小孩被抓到似的,瑟瑟发抖。
  「你们应该知道这时间不可以继续待在学校。」我对着两人说。

  漆原对我的说教嗤之以鼻。

  「对…对不起!是漆原学姐她要我…」这位学妹快哭了。

  「你这傢伙!」漆原朝学妹大吼。

  她对於自己被出卖的情况似乎非常愤怒。

  「噫!」

  「别这样。」我挡到了学妹面前看着漆原。

  看着比我矮一个头的漆原瞪着我之后,我转身对学妹说。

  「学妹,没事的话你先走吧,我有话要对漆原同学说。」

  「好…好的!谢谢会长大人!那个…实在对不起!」学妹慌慌张张地对我鞠了躬。

  「没事。」我对她笑了笑「下次要注意时间喔。」

  目送她走后。

  「接下来…你想去哪里?」还没转身我就知道漆原又想偷溜。

  果不其然,她正背对我蹑手蹑脚的准备偷跑。

  「啧!我还有事啦!」她背好长布袋,不耐烦的说。

  不管她的藉口,我朝她走近。

  「你这个月是第几次了?」我对她说,口气有些凶。

  「你再这样违反校规的话,我必须要再次跟老师报告。」

  她曾经因为我的举发而被老师惩罚扫地一个星期,在大家都放学回家之后。
  这件事让她对我的不满到达了最高点。

  「呿!要说就去说啊!妈的…」

  她最后两个字很小声但我可没漏听。

  「等等!你说甚么?」我愤怒地问道,声音也大了起来。

  或许是把她跟我叛逆期的妹妹重叠了吧。我必须承认我对她的行为矫正非常执着。

  「没有啦!」她不耐烦地大吼,又准备要走。

  「等一下,我话还没说完。」我挡在她前面伸出手抓住她,原本提着书包遮住裙子的手也放了下来。

  「你真的很烦啊!」她怒吼,被我抓住的右手用力向后挥,想甩掉我。
  这时,背在她左肩的长布袋顺着她的挥动力道…

  撞到了我的下体!

  「呃啊!」

  一股激烈的痛楚在我下体炸开。

  好痛!仍没消退的它被坚硬的竹刀直击。

  我退了一步,双手摀着下体,书包也掉了下去。

  「嗯?」漆原皱着眉看了含着泪的我。她似乎觉得疑惑,但要她关心我是不可能的。

  「闪开啦!」她朝我走近并推了我一把。

  还在痛的我没有注意,就这样被她推倒在地,而双手反射性的撑在了地上。
  「痛!」我已经不知道是下体比较痛,还是撞到地的屁股比较痛了。

  这时她突然一阵安静,她既没走也没说话,就只站在我前面看着我。

  等我痛楚稍微缓和一点,我抬起头看向她。

  「你…这是?」她傻眼的说。

  「嗯?」顺着她的目光,我看向我自己。

  两手撑在后方,双脚成M字型打开。裙子掀了起来,纯白色的内裤…漏出了一根布满青筋的肉棒。

  「啊啊……」我微微喊出声。

  这是…我脑袋有点无法处理现在的状况,我的祕密被发现了?而且是被那个漆原?

  「不!这是…」我无法解释。

  拉起裙子,快速站起,连书包也不捡了。我转身立刻就往学校后方跑去,这时候可不能出校门被路人看到。

  啊啊,我身为学生会长的尊严……

  下体的「它」依然像想要显示自我般,高高的撑起裙子。

  跑没几步,一只手突然抓住我。

  「呀!」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

  是漆原。

  她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我只知道我不喜欢她这表情。

  「等一下嘛~ 学生会长~ 」

  「放…放开我!」我焦急的喊,她力气好大,我根本挣脱不开。

  然后她竟然,抓紧我的手将我拉向她。

  接着,她环抱住我后开始伸手摸向我的胸部。

  早就听说过她有这种倾向了,刚刚跟学妹在这里恐怕也是为了……

  「哼嗯~ 会长大人蛮有料的嘛!」

  应该是身为剑道社的关西,她的力量好大,她隔着制服和内衣粗暴的揉着我的胸部。

  「啊!放开我!」身为学生会长被一个矮我一个头的同学,抱着揉虐,我感到非常屈辱。

  我一直挣扎,可是一直挣脱不开。

  「接下来……」似乎是满足了的她开始进攻下面。

  「不!不要!」

  无视我的哭喊,她掀起我的裙子。

  「它」再次出现在漆原面前,而且经过胸部的刺激后已经完整的撑出我的内裤。

  「这是…真的吗?」她有点不确定的,缓缓握住我的肉棒。

  「噫!」不同於自己抚摸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

  「好热…这是真的?」

  「不要…不要摸啦…」我低头哭着说,声音向只小猫般柔弱。

  「哈哈!」她突然笑了起来。

  「你她妈在搞甚么鬼啊!?学生会长?」她开始大力得套弄起来。

  「噫啊!」我大声呻吟。

  「你她妈不是一直强调规定甚么的?啊你下面这根是怎么回事?」

  她根本无视我的哭喊,一边上下其手一边用言语侮辱。

  「妈的!平常不是很嚣张!?还不是栽在我手里哭?」

  我腿软了,要不是她抱着我,我可能已经跪倒在地。

  「不…」我伸出双手抓住她右手想阻止她。

  但是没用,平常都在做文书工作的我根本阻止不了运动万能的她。

  「哼!」她对我的挣扎冷哼一声,搓动的速度不减反增。

  啊啊!不行!感觉快要…

  「对…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请不要再搓了!」我妥协了…

  身为学生会长对问题学生妥协了。

  「真难看啊!学生会长!你还她妈天真的以为我会放过你!?」

  她露出嗜血的笑容看着我喊道。

  「对不起!对不起!请放过我!」

  我只能难看的不停讨饶!再继续这样我就要……

  「你也有今天啊?学生会长!」她加快双手速度作最后冲刺。

  「快射吧!废物!身为学生会长在学校里高潮吧!」

  「不…不要!我不想要在学校……噫啊啊啊啊!」

  大量的精液从肉棒涌出,全喷在了旁边的草丛里。

  我射了,难看的射了。在同学的玩弄下在学校……

  「真噁心……」漆原冷冷的说。

  原本还抱着我的她把还在射精的我推向一旁。

  我的背撞到旁边的树使我跌坐下来,就坐在我自己射出的精液里…

  我的样子悽惨无比,头发凌乱眼镜歪了,两眼无神还流着泪,制服上衣被扯开白色内衣漏了出来,双腿大开,掀起的裙子下,肉棒还不停射出的精液,而我的黑色长袜就这样被自己的精液沾汙.

  「哼…」漆原抬起头居高临下瞪着我,就像在看一个甚么髒东西一样。
  然后一脚踩在我的肉棒上。

  「噫啊!」我大叫,双脚反射性的撑的更开,精液像是被挤出来似的大量射出。

  我伸出手抓住她的脚想要移开。

  「废物…」她踢开我的手,再次用脚踩住我的肉棒,然后像是在踩死虫子ㄧ般,开始扭转。

  「啊啊啊啊!」在大量痛楚与快感下,我晕了过去。

  在晕倒前我看的了手机照相的闪光灯,以及她充满鄙视嘲讽的脸。

               第四章暗室

  「呜…」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醒来。

  全身几乎都在痛,尤其是下体。

  我慢慢张开眼睛,看到一根肮髒红肿的肉棒挺立在我眼前。

  「噫!」我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想要离它远一点。

  噹啷……似乎是因为我移动身体,一阵锁链声传来。

  我…我的手动不了!

  我坐在一张木椅上,双脚被分开并用绳子绑在椅脚的两边,而双手被反剪在背后,手腕处传来冰冷感。

  透过不知为何还戴着的眼镜看向身体,我的制服上衣大开,纯白的制服及内衣变的肮髒.

  下半身除了黑色的过膝长袜和鞋子之外甚么都没穿!刚刚看到的肉棒就长在我下体……

  「这是怎么回事…」我抬头看向四周,是一个没见过的黑暗房间。

  我就坐在房间的正中央,唯一的灯源只有头上的微弱灯泡。

  黑暗的房间,动不了的身体,被束缚的双手,以及肉棒……

  我想起来了,我记忆最后发生的事……

  「嘤…」我低声哭了起来。

  莫名长出的肉棒,又被学校的死对头发现加上玩弄……

  「呦…醒来啦。」一道女声突然从黑暗中传出。

  我吓了一跳。是她…恐怕是将我搞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漆原丽,慢慢从黑暗中走出。

  染着褐色头发的她依旧穿着制服,而她的肩上扛着竹刀。

  我很害怕,以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甚么都做不到。

  她慢慢的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放开我…漆原丽。」

  我从下方看着她,顾做镇定的说,但我声音根本在颤抖,眼角也恐怕因为刚刚哭过而红着。

  「你以为你还能用这种态度说话吗?呸!」说完,她吐了一口口水在我脸上。
  「呜…」我缩了一下,她刚刚的举动让我的恐惧加深了。

  我几乎要开始发起抖来。不…还不能放弃,应该还有甚么办法才对。

  有了。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时间,但我的作息非常正常。看到我没回家,我的家人不会坐视不管的。」我说。

  「哼!是吗?」她冷笑一声。

  手里从校裙口袋里拿出…我的手机!

  她露出笑容弯下腰,将手机萤幕对着我。

  上面显示着通讯软体,是我们家的群组对话。

  【明天礼拜六和礼拜天我要参加学校临时举办的,两天一夜的活动】

            【今天就要开始准备】

  【我今晚就不回去啰。】

  母【怎么这么突然?】

  【我也不知道。】

  【是关於学生会的工作。】

  母【既然是学生会的那就没办法了。】

             母【要小心点喔】

            弟【记得带礼物回来~】

  啊啊……我最后的希望就这样破灭。

  「是说,真多亏你平常的优良表现啊~ 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消失个两三天。」
  她左手滑着我的手机,右手抓着竹刀轻轻敲打她的肩膀。

  我已经绝望了,身体开始微微发抖。

  「放心啦~ 」她将我的手机放回自己的口袋。

  「两天后我就会放你回家了。两、天、后。」

  我没有说话,已经怕到说不出话了。

  这两天她会对我做甚么?

  「来吧!我们有很多时间。」她说,一边轻而易举的用单手从暗处拉出一张桌子。

  然后摆在我面前坐了上去。

  「先说说你的肉棒是怎么回事吧!你是阴阳人吗?可是你又有小穴…」
  她坐在桌上一边问,一边用脚摆弄我坚挺的肉棒。

  「………」我别过头,咬牙忍住不说话。

  「喔?不讲话?」她的语气带着笑意。

  啪!的一声。

  她用竹刀挥打我的肉棒……

  「噫!」好痛!我眼泪又流了下来。

  她抓住我的下巴,硬是把我的头抬起来。

  「你是不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讲话!」她弯下腰脸几乎贴着我的脸说。
  好痛…好可怕…可是我不能就这样顺着她。

  「现在放我走…我可以不追究。」我冷冷的回她。

  她不说话了,她站起来冷冷地看着我。

  「OK!我明白了。」看了我一会后,她说。

  然后慢慢走向暗处。

  她要放我走了吗?

  我居然到现在还蠢到这样期待。

  接着她走回来,手里提着一个箱子。

  摆在桌上,声音听起来挺沉的。

  然后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根巨大的按摩棒!

  「啊…」我吓到了。

  「哼嗯…应该跟你的傢伙差不多吧。」说完,她还弯下腰拿到我下体比了一下。

  比我的还大。

  「等、等一下!你要拿那个做甚……」

  不等我说完,她又从箱子拿出一颗塞口球,塞进我的嘴里。

  「来不及啦~ 会长大人~ 」

  她状似温柔的双手环抱住我的头,在我的后脑将塞口球的皮带绑紧。

  「你已经失去说话的权利了。」

  绑好,她看着我温柔的笑着说。

  「嗯!嗯!」我想说话可是没办法。

  「会长大人好像还是处女吧,刚刚趁你昏迷我稍微玩了一下你的身体。」
  她背对我,开始在箱子里翻找着甚么。

  她拿出来的是…润滑油。

  「好好记住这跟按摩棒吧!」她笑着说,开始将润滑油淋在上面……

  「因为她会夺走你的第一次…」

  「嗯嗯!嗯嗯!」我摇着头大哭,嘴里徒劳无功的喊着。

  「那么…」她粗暴地抓住我的肉棒,硬拉起来露出下面的小穴。

  「请慢用。」

  她插进我的小穴。

  「嗯嗯嗯嗯!」我大声哭喊。

  肉棒被揉虐比起破处的痛苦根本只是小巫见大巫。

  我翻起白眼,塞口球的隙缝涌出大量口水。

  真惨…身为被一大堆人爱戴的学生会长,第一次居然是跟按摩棒……

  还是在被绑着的情况下被女性下的手。

  「不好意思~ 一定很痛吧?会长大人!」

  漆原捧起我的脸,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眼泪……

  「但是还没结束喔~ 」

  你还想做甚么……

  稍微从痛楚中恢复一点的我瞪着她。

  「喔~ 真不错的眼神呢!」

  漆原站直身体微笑的看着我。

  「那么看看这个!」

  她手里拿着的是遥控器,插在我小穴的粗大按摩棒是电动遥控的。

  「嗯!」我赶紧疯狂的摇头。

  还在我小穴的按摩棒已经插的我很痛了,如果动起来的话……

  「哼嗯~ 你刚刚的眼神呢?」

  她按下了开关。

  「真无趣…」

  「嗯嗯嗯嗯!」我疯狂地扭动身体!

  大量的痛楚、快感。我的大脑根本无法处理。

  在这阵疯狂中,我高潮了。

  肉棒和小穴同时喷出了液体。

  近距离观察我的表情的漆原,就这样被肉棒汁射了满脸。

  「……」

  她避开还在射精的我的前面,抹掉脸上的精液。

  「敢不经过我同意射在我脸上的,你还是第一个…」

  还在高潮的我根本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本来还想夺走你处女就拔出按摩棒…」

  她冷冷的看着我,脸上还留有没擦掉的精液。

  「我改变主意了,就让它陪你一整晚吧。」

  说完,她往我身后…离开了。

  「嗯!嗯嗯嗯!」我大声哭喊!

  开什么玩笑!要是这样一整晚我会坏掉的!

  她没有理我,我身后传来令我绝望的沉重的开门跟关门声。

  不!不要啊啊啊啊!

  按摩棒在我的小穴里疯狂的摇动。

  「嗯嗯嗯嗯!」

  拜託!谁都好!快来救救我啊!

  幽暗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回应我的话。

  啊啊…第二次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